NEXT
PREV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医院简介 > 医院动态 >

毒断人生-北京晚报

来源:北京高新医院原创 时间:2014-10-15 人气:

继“光头歌手”李代沫后,知名编剧宁财神、香港男星张耀扬也纷纷栽在了毒品上。接连曝出的名人吸毒案件,似乎为毒品平添了一丝“艺术”气质,镶上了某种瑰丽的光环。

而在戒毒医生眼中,毒品没有时尚炫目的缤纷色彩,也不该成为无足轻重的八卦谈资。只要被它笼罩,无论是青年才俊还是亿万富翁,都会化作形销骨立的魂魄。而他们身后,是一个个支离破碎、锥心泣血的家。

隐秘的世界

爬上四楼,一扇白色密码大门静静矗立。它的背后,还有一道用铁条焊成的屏蔽门。戴金链、光膀子的男人,面无表情坐在大厅抽烟,年轻的保安不动声色地走来走去—只需透过粗粗的栏杆一瞥,“紧张”、“压抑”等气息已然扑面而来。

这里是北京高新医院的戒毒治疗科,当身后大门落锁,车水马龙的喧嚣就此阻隔。通常在20人上下波动的住院“瘾君子”,六七位戒毒医生、心理医生,以及五名保安,构成了这个隐秘的世界。

下午3时许,医生韩毅进行新一轮巡查。走廊上有刚睡醒的瘦高小伙披着病号服,顶着蓬头乱发从身旁飘过。“起来啦,睡得怎么样?”韩毅笑眯眯和他打招呼,对方没有回应。

习以为常的韩毅继续挂着笑容依次进入病房,10个双人间和3个3人间,陈设与普通快捷酒店一般无二,只是为了防止偷吸与意外,浴室和厕所蹲位都没有门。“最希望能一人一间,但条件实在有限。”韩毅摇着头,“吸毒的人有自己的行话,一个眼神一个动作,就可以交流毒品种类和感觉,自己还很荣耀的样子。”

双人病房里,一位毒史超过十年的男人躺在床上,木然地看着古装电视剧。他的左臂血管呈黑褐色,如铁丝般坚硬凸起,那是长期注射杜冷丁的结果。因为血管太硬,针都扎不进去,只好吃维生素E软化血管。另一位女性患者看起来更是触目惊心,她全身黑紫,肿得发亮,从脖子到脚背满是如洞状的针眼,多处泛着脓水,找不到完好的皮肤。

隔壁病房,老李由妻子和大女儿陪着,专门从内蒙古过来戒毒。注射杜冷丁三年,如今老李每天需要打二三十支,已经花掉了八十万元。相较两位“前辈”而言,毒龄较短、身体素质不错的他精神状态也好些。“出去之后,可不能再跟那些人来往了。”老李向家人和医生保证着,坐在床边的妻子一脸忧愁地望着丈夫,十几岁的大女儿双手抱膝,静静缩在另一张床上,并不参与大人的谈话。

名人与富人,门槛和圈子

“张家口那边扎杜冷丁、吗啡,一支100毫升,毒贩用矿泉水掺一掺,再拿机器加工一下。”“止咳露,天津用得比较多,喝完以后飙车,放着咚咚的音乐,找那种飘的感觉。”……长期接触来自全国各地的毒瘾患者,一幅“毒品地图”在42岁的医生韩毅心中慢慢成形。

而出于职业敏感和经验,他甚至“一打眼”,就能判断一个人染毒与否。“看面色、眼神、状态,胳膊上有没有针眼,心里就有谱了。”曾有高层次的吸毒人员提及娱乐圈两位大牌明星都在吸毒,据韩毅判断可能性非常大。“还有纹身,龙啊虎啊特别多的,也八九不离十。纹身的人寻求刺激,好奇,和吸毒是相通的。”

娱乐圈的人吸毒,在医生们看来“太常见了”,曝光的只能说是冰山一角。“多半是得罪了人,他们圈子里叫‘被点了’。”无论他们的道歉信写得多么诚恳,韩毅认为染毒的人绝不可能“没有毒瘾”,回归到原来的圈子,复吸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62岁的刘山,曾是安定医院的精神科医生,做戒毒医生近8年。在他看来,演艺圈、文艺圈里的“溜冰”(吸食以冰毒为代表的新型毒品)已经形成了大气候。“演员、导演之类,拍戏,白天拍了晚上拍,累的时候烫两口,有精神,状态好,几天都不累。”

而毒品在精英人群中流传与走俏的程度,也远超普通人的认识。“用了之后能熬夜,说起事情头头是道,不用的话支撑不起来精力去管理事业。高级白领,礼拜五下班去蹦迪,烫上几口浑身出汗,缓解压力。”韩毅感叹,在北京做生意、打拼的成功人士里,吸毒的太多了。

除了“状态”的诱惑,圈子和门槛是将人们“引上道”的另一推手。活跃在夜间的毒贩,就像暗处的狼,寻觅着猎物。“专盯有钱的,不找没钱的,这个圈子也有‘准入门槛’,越高级的地儿可能性越大。”刘山笃定地说,“之前的天上人间,里面肯定有东西,普通歌厅还不一定有呢!”

即便“目标”对毒品缺乏兴趣,毒贩也总是有隙可钻。曾有位患者就是因为胰腺坏死,切除后疼痛难忍,用什么东西都压不住,被护工推荐吸了几次毒引上了道。而护工,其实就是贩毒团伙里的一个小喽啰。

一触即发的“战争”

高新医院的戒毒,属于自愿性质,不同于国家公安机关的强制戒毒所。家属选择将患者送到这里,而不去强制戒毒,是因为后者需要备案。一旦有了案底,今后在使用身份证时免不了出现警报提示,会有许多不便。

然而,因为不许强制,面对的又是情绪不稳、喜怒无常,戒断反应出现时“发疯”一样的毒瘾患者,医务人员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“毒品是中枢兴奋剂,严重的患者会自残或者伤害别人,再就是出现精神病的幻觉妄想。”刘山坦言,不少患者都是“在家控制不了,没招了,家属给骗到楼下,我们的保安再生拉硬拽上来。”

根据病情轻重,通常一次住院治疗在15至20天左右,费用四五千元。“需要不分次数地去巡房,因为戒断反应是随时会出现的。”在韩毅看来,影视剧里关于毒瘾患者的戒断反应表演一点都不夸张,“全身发抖、大汗淋漓、双腿砸床、身体抽搐扭曲、关节像蚂蚁在啃噬……”

“战争”常常一触即发,情绪不稳的病人跑到大厅,“咣咣咣”晃着专门焊过的铁栏杆,连家属也不敢上前。若局面实在无法收拾,医生们会征求家属的意见,让5名保安一块儿上去,按住了拿布条给捆一会儿,再通过使用镇静剂等药物,让病人平静下来。

每天目睹着“暴动”与混乱,看着一个个精英变得不人不鬼,韩毅深觉毒品太过可怕和强大。“有个患者才30多岁,压力大,开始就是喝酒,后期被毒贩盯上了。不用的话谈生意达不到原来的状态,头脑也迟钝了,太可惜了。”

在毒品面前,没有“毅力”可言,因为这种药物摧毁的就是毅力本身。此时韩毅感叹,人生各自精彩,然而一旦沾染毒品,只会落至众叛亲离一种结局。

除了住院部,医院一层还有戒毒门诊,也是美沙酮(用于阿片类依赖的替代维持治疗)的发放点。

而几乎每一个吸毒者的背后,都有为之心碎、绝望的家属。“经常有年纪大的父母过来,老泪纵横地求医生帮忙,让孩子断了毒瘾。”刘山面色沉重,“直接气死的都有,儿女吸毒改不了,老人脑出血,一下就过世了。”

除了生理,更多是心瘾作祟。有患者形容自己的感受,听说哪里有“好东西”,哪怕变成一只小蚂蚁,爬也要爬过去。一位兰州的患者,为了一点“4号”(最纯的海洛因),从甘肃到南京又到上海,折腾了十几趟。

有些患者甚至已经住过十二三次院,没有办法断,只能拖到死去的那天。“刚开始做戒毒医生时,会有很多雄心壮志,可以说把心都掏出来了。跟他们苦口婆心地讲为了家庭、为了孩子要怎么怎么,对方也会痛哭流涕地忏悔,指天誓日地放狠话。”韩毅神情有些黯淡,指指身边的皮椅子。就在这间办公室,数不清的吸毒者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。“其他科室的医生有成就感啊,手术刀一到,病人恢复健康,我们确实挺无奈的。”

心理咨询师小西在来高新医院前,曾在戒毒所工作。她也时常经历病人出院时,感谢来感谢去,过一两年又复吸的失落。但她努力把自己定位成吸毒者残破人生中的“拐杖”,支撑着他们尽量走下去。“即便戒不了,回去能断个几天、几个月,对身体也是一种恢复。”

韩毅认为,目前公众对于毒品的认识和相关禁毒宣传是远远不够的。“要严肃看待而不是抱持一种猎奇心理,要从中小学就开始教育,让孩子们看到活生生的实例。一旦沾染了毒品,这辈子就毁了。这个印象应该从小就深深扎根到孩子心中,直到成人。”bz.jpg

 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到:
北京高新医院

北北京高新医院目前针对毒瘾患者进行分类治疗帮助患者快速脱毒、 脱瘾。从心理角度对药物依赖患者进行心理疏导,共同助力药物依赖症患者科学康复,找回属于自己的春天....[详情]

北京高新戒毒医疗科是一所集医疗、预防、康复和教学为一体的综合性现代医疗机构。
所面向全国的戒毒医疗科,医院配有临床经验丰富的学术带头人、知名专家学者以及高级护理人员组成的优秀医疗队伍,医疗水平处于同级医院的领先位置。

北京高新戒毒医疗科是一所集医疗、预防、康复和教学为现代医疗一体的综合性机构。
所全国唯一的戒毒医疗科,医院配有临床经验丰富的学术带头人、知名专家学者以及高级护理人员组成的优秀医疗队伍,医疗水平处于同级医院的领先位置。

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环境设施医院荣誉行车路线在线留言

咨询热线:010-57237188 57237166 QQ:1660174156 医院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方庄东路9号 北京高新戒毒医疗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40364号-1